作者 主题: 黑白纪年NPC集合贴  (阅读 23589 次)

副标题: 女性,30/30+0.5+1(!?)

离线 Dya

  • 霸者之灾
  • 風紀委
  • *
  • 帖子数: 6612
  • 苹果币: 22
Re: 黑白纪年NPC集合贴
« 回帖 #30 于: 2013-02-07, 周四 00:56:47 »
‘新娘’——血装的艳灵
“……不要!别让我想起他!不要啊——!我,我已经……变成这个样子,已经变成怪物了啊!不要,不要看我————!?”
“嘿嘿,哈哈哈,啊哈,啊哈哈哈哈哈哈!真是幸福的,样子呢……”


盟友能力:4(约等于15级角色)。
友:7(男性-1,无亲密女性NPC-1)
敌:8
阵营:中立
特殊:美少女,寡妇属性,虚体生物,非·常·强·劲(心)。可开启3名角色的隐藏剧情(空手套白狼用)。

学院七不思议之一,原名奥莉莱琪·何斯·吉尔多,是一名马弗瑞特贵族家的女儿,以美貌和多才多艺而出名。在学院就读时因为要与自己倾慕的对象私奔而退学,并且放弃了家族荣誉而逃走。可是天真且向往爱情的她并没有料到,对方实为萨西亚的密探,与其交往的行为只是为了打探出马弗瑞特诸领的反乱情报,并且诱捕其父亲而已。在婚礼当天,奥利莱琪的家族舰队攻击了他们的婚礼会场,奥莉莱琪虽然已经知道了真相,依旧为了掩护自己的心上人而为其战斗,结果因为挡住了父亲射向对方的‘逆血弹’而导致浑身血管爆裂,以最凄惨的姿态而死去了。
但是不知为何,数周后她以一种灵体的姿态复活,此时她才发现,自己的家族已经因为反乱罪而被剿灭,所有的亲族都被处死。孤独的幽灵回到学院,却目击了自己原本预定厮守众生的对象与其他女子亲昵的行为。被背叛的痛苦因为她的灵体力量而无限倍地增强,导致她在学院中显性,以可怖的姿态追杀着那对男女,结果被赶来这里的教师索伊以‘照星’的技法完全打碎,再度复活时,已经找不到自己原本未婚夫的踪影了。
从此,绝望的她被遗忘了姓名,只是以恐怖的姿态在学院四处出没,袭击着那些学生们。在幸存当事人的描述中,她最初总是一个身着血红色新娘礼装,脸上带着温柔笑意,双颊绯红的绝美金发女性,拥有高贵的气质和幸福的神情。然而只要双方沟通片刻,她就会进入疯狂的状态,双瞳满溢鲜血地化作可怖的恶鬼,同时召唤出大量的幽灵协同自己对猎物进行袭击。
在生前就是很出色的学员,魔法力量与战术素养虽然因为鬼魂化后无法维持理智而失去,可是却得到了塑造幽体武器乃至军团的力量,可以说是非常可怕的对手,好几次从教师们的围剿下逃生。而支撑着她的,无名且没有目标的强大精神力也让她的悲伤情绪能够席卷其身周的很大一块区域,令人感到心灵撕裂般的情感痛楚。
不过因为生前有饲养过兔子的关系,对自己宠物的同类没有杀意,所以学院里很多胆小的学生出入都会带一个笼子来避免被她袭击——可是这样反而增大了她出现的几率。“我可以逗逗它吗?”因为这样的要求而惊慌地丢掉笼子结果被干掉的学生虽然迄今为止还没有出现,但差不多遭到这种厄运的受害者已经有好几组了。
我先放个卷轴在这里,上面记载的咒语足以解决你们生活与跑团中遇到的大部分困境:别把自己太当一回事。

离线 Dya

  • 霸者之灾
  • 風紀委
  • *
  • 帖子数: 6612
  • 苹果币: 22
Re: 黑白纪年NPC集合贴
« 回帖 #31 于: 2013-08-06, 周二 22:37:27 »
耶歌莲娜·塞琳蕾尔特——恐惧着爱情的魔女
“真是羡慕能够轻易将那个词说出口的人呐……她们的人生能够无数次地开始,每一次失败都只是为下一次铺设的台阶,但是对我来说,那个词,就是悬崖下的无底深渊呢。”

盟友能力:3(约等于12级角色)。
友:4(仅限女性)
敌:4
阵营:中立
特殊:全能施法者,魔药大师,男性恐惧症。

出生于‘黑焰王座’所掌握的东方疆土‘奎灵’的少女,其家系世代均是隐居在当地水晶森林中的女性施法者,被当地人称呼为‘歌中的魔女’。
之所以如此称谓,是因为该家系的成员具有极端特殊的体质与天份:惊人的异界血统风格的容貌、不会衰老且只会诞生女性;能轻易掌握任何一个系统中的魔法或特殊能力;利用他人甚至敌人的法术能量来施展自己的魔法的力量;最后,其家族世代累计的魔药与符文知识随着血统而自然地流传。
对于赛琳蕾尔特家族的女性来说,即使这份力量让她们赢得了敬重,但是绝大多数的历史都记载着这个家系被嫉恨的法师组织与谨慎的教会所迫害的悲惨境遇。而抛开这一切不谈,赛琳蕾尔特血脉的特殊力量之源头也是众说纷纭,甚至她们自己也未必清楚。
唯一较为能够被认可的解释,来自于‘奎灵的黑玫瑰’,一首至少有千年历史的古体长诗。被怀疑是唯一具有吟游诗人之头衔的巫王‘麦利斯的巡云者’所作。诗中讲述了魔法之神与一名凡人女性之间的结合,以及他们的女儿多舛的命运。魔法之神流传给了自己半神的女儿莫大的魔力,甚至包括预知未来的力量。但即使如此,她也无法回避自己血液中的诅咒,这个诅咒来自于她父亲的敌人,铭刻在她的血统中——每一位赛琳蕾尔特皆会继承到她的诅咒,而她们的永生也伴随着她们的折磨和悲剧。
这份诅咒名为‘爱情’。
和一般的智慧生物相同,塞琳蕾尔特家族的女性懂得爱,但她们爱情的深度与强度无人能及。塞琳蕾尔特家系的女子,一生只会爱上一个对象,而这伴随着极其强烈的感情的爱通常超过了她们能够承受的极限。一旦当她们意识到自己抱持这份感情就注定无法逃脱,几乎被诅咒强迫地,塞琳蕾尔特家的女子会愿意将自己的一切奉献给所爱上的人,因为对方的喜乐而欢愉,因为对方的失落而悲痛,甚至在对方死后也会因为心碎而死。这一切的感情全是单方面的,无论对方是否珍惜,或者是否试图利用她们,即使她们的理性能够清晰地明白一切真相,却也注定无法挣脱出宿命的罗网。
更有甚者,一旦塞琳蕾尔特家系的女子与所爱的对象结合,她们就会失去永生和一部分的力量,变得更为接近普通的人类女子,而将自己血脉的特征流传给自己的后代——连同这诅咒一起。
这就是耶歌莲娜,之所以在学院中永远对任何男性敬而远之的原因。这名少女继承了家族的漆黑长发和银红异色的眼眸,以及足以令直视她的人呼吸困难的美貌,丝毫不会逊色于自己的先祖,而她的童年比起她们来说绝对能算得上幸福。耶歌莲娜的父亲是一名游历的骑士,对爱情拥有美德式的忠贞,然而他的爱终究无法和自己的妻子相比,在他死后没过多久,年幼的耶歌莲娜就被迫目睹着母亲迅速的死亡。她被送到了自己的外祖母,一名因为其不定时的疯狂而著名的强大魔女处,那名可怜的老妇人无疑不如自己的女儿幸运——她向耶格莲娜展示了自己一生的苦境与遭遇,并且在回忆的过程中陷入更深的癫狂,最后甚至放火烧毁了自己和外孙女居住的小屋。
耶歌莲娜几乎在那场火灾中送命,这遭遇让她确定了自己的目标,那就是改变自己家族血统中的诅咒。而和在她之前的很多塞琳蕾尔特一样,她知道自己恐怕必然会失败。而如同要说耶歌莲娜有的唯一一线机会,就是云集了近乎无限可能性的自由舰士学院,和当今第一巫王的教导。
为了达成这个目标并且在那之前不足以沦陷,耶歌莲娜采取了一系列措施来控制自己的情感。包括绝对不与任何一名男性照面(一旦有男性接近她数十尺内就会遭到无情的攻击),使用多道魔咒控制自己的情感,并且将自己在他人眼中的外貌转化得极端不起眼。但是她自己也知道,诅咒等待着时机,而到那个时候自己恐怕也无法抵御那命运指派给她的施刑人……
« 上次编辑: 2013-08-06, 周二 22:43:12 由 Dya »
我先放个卷轴在这里,上面记载的咒语足以解决你们生活与跑团中遇到的大部分困境:别把自己太当一回事。

离线 一心求死

  • 神河之主大口绳
  • 偶像
  • *****
  • 帖子数: 1003
  • 苹果币: 6
NPC画廊
« 回帖 #32 于: 2013-12-01, 周日 15:21:41 »

《最美的钻石》
肖像主人:茉瑞尔·莉艾·索利耶瑟夫——宝钻姬
画家:梵·卡尔斯
这副作品由梵·卡尔斯(在宝钻姬的强烈要求下)亲自绘制,以艺术作品而言水准了无亮点。
宝钻姬本人的评价则是:比起宝石,稍微更突出一下我的美貌会比较好。
但她似乎还是很中意这副画。
现收藏于宝钻姬的卧室。


《夜色凝结》
肖像主人:苏珂·赫里斯——苍夜之女
画家:佚名
这副作品并非苍夜之女真容的再现,而是她的某个崇拜者融入自己过度想象的作品。
图中苍夜之女怀抱沙漏,背景中也有时钟出现。
据画家称,象征着苍夜之女的容颜宛若凝结在时间长河中最美的宝石。
画家将这副画献给了苏珂,并附上了一卷长达十五尺的情书。
知情者称情书已经被随手丢掉了,但这副画还收藏在苍夜之女的次元储藏箱里。


《圣女》
肖像主人:阿尔娜·贝叶·翰克萨——旧地孤星
画家:森奇大叔
在古都贝叶,阿尔娜曾一度被当作神明之子、降临圣女来崇拜。市面上也将她的容颜制成圣像画,以供崇拜。
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很快这些画作就被查禁销毁,存世几希。
这副画像是阿尔娜·孤星的保护着森奇大叔手制,采用了陶板浮雕上色的技法。
因其材质特殊,得以在漫长的逃亡过程中保存下来。
现保存于学院附近的某个小镇仓库里,阿尔娜觉得太害羞不许把这副作品挂出来。


《光鹰凯旋》
肖像主人:爱珂蕾·光鹰·萨西亚——白金皇女
画家:某皇室御用画家
这副画像记录了白金皇女某次阅兵的场景。
画家大胆地采用了宗教画的某些技法,让神圣的光晕从天空洒下,环绕在爱珂蕾身边。
这副画一度被挂在皇室肖像画廊中,但随着政治环境的悄然变化,特别是公主婚约日期的临近,它被悄悄撤下。
现保存于某个不太重要的宫殿里。
« 上次编辑: 2013-12-01, 周日 15:49:54 由 一心求死 »

离线 Dya

  • 霸者之灾
  • 風紀委
  • *
  • 帖子数: 6612
  • 苹果币: 22
Re: 黑白纪年NPC集合贴
« 回帖 #33 于: 2013-12-01, 周日 16:04:09 »
* Dya 高兴地抱起了一心
我先放个卷轴在这里,上面记载的咒语足以解决你们生活与跑团中遇到的大部分困境:别把自己太当一回事。

离线 一心求死

  • 神河之主大口绳
  • 偶像
  • *****
  • 帖子数: 1003
  • 苹果币: 6
NPC画廊
« 回帖 #34 于: 2013-12-14, 周六 10:55:12 »

《月影留痕》
肖像主人:沐恩·霜纹——悠然的大兵法家
画家:千目窓
严格来说,这并不是一副以笔墨留影的画作,但如果非要把它称为画作并按上一个作者的话,那这副画作当之无愧的作者就是佐丹妖怪物语中十分著名的付丧神——千目窓。
顾名思义,千目窓就是窗的妖怪。向无恶迹的它之所以著名是因为它独特的能力。如果女子的影子被月光投在它身上,就会留下栩栩如生的影像。但千目窓同时只会保留一副影像,也就是它所见过的最美的女人的图像。每到月夜,千目窓栖身的废屋中都会有各色女子悄悄地来来去去。
但自从两年前霜纹无意中将自己的影像留在了窗上,千目窓似乎就没了改变留影的打算,直到如今。

离线 Dya

  • 霸者之灾
  • 風紀委
  • *
  • 帖子数: 6612
  • 苹果币: 22
Re: 黑白纪年NPC集合贴
« 回帖 #35 于: 2016-02-06, 周六 03:58:59 »
DLC人物

黛娜尔•梅利诺特——复国的红蔷薇
“我从来没有祈求希望与幸福的勇气,因为我已经不敢再承受任何的试炼……但最终,厌烦再考验我的神明,还是将您送到了我的身边呢。”

盟友能力:4(约等于14级角色)
友:3(秩序善良阵营-2)
敌:3
阵营:中立
特殊:缺钱,缺人力,仇人很多,忙,不幸。

五年前以惊人的斗技夺取了在图库伦所举办的剑斗大会冠军而得到空境瞩目的天才少女,出身于小国“贝莱林”,其家系拥有该国的‘护国者’之头衔,因此从小被严格训练而精通战技、兵法与名为‘蔷薇盾’的特殊魔法能力。因为其出众的美貌、艳丽的红发与超过年龄所应有的稳重高雅,而被赞颂为‘贝莱林的蔷薇骑士’,成为了其国家的偶像与传奇。
但是,在数年间扩张的佐丹皇国面前,国力微弱的贝莱林并不构成任何的威胁。仅仅一次的侵攻,佐丹强大的舰队就撕碎了贝莱林的防线并且占据了这片疆土。而黛娜尔也在单打独斗的战斗中,被佐丹军当时的指挥官‘兽姬’司九穹所击败。
尽管之后因为欣赏黛娜尔的实力与勇气,司九穹从意图侵犯被俘虏的黛娜尔的士兵手中救下了她,并且将之释放。黛娜尔却不得不遭受自己无法守护国家这一沉重的苛责,而贝莱林的国民虽然并没有被赶尽杀绝,却也失去了原本引以为豪的祖国和文化,不得不归化于佐丹。
所幸,拥有一身技艺的黛娜尔在司九穹的默许下保护着贝莱林最后的王族——年仅4岁的公主逃到了自由舰士学院,她努力着想要恢复自己的国家,但这似乎已经是不可能的任务,没有国家愿意为了贝莱林而与佐丹开战,也没有组织愿意对一文不名的她伸出援手。
不仅如此,贝莱林作为战败者而所应承受的全部代价,也都由黛娜尔一人挑在了纤细的肩上。她不得不为流民寻找生计,接济失去土地的贵族并且承受他们对自己的苛责与怒火。尤其严重的是,由于贝莱林在最后的战争中曾借助佣兵的力量,并且在付清报酬前就宣告败北,国家所积欠的巨额欠债也不得不由黛娜尔来偿还。这笔巨款中最可怕的一笔数目,是向佣兵组织‘钢之帆’所雇佣并最终遭到歼灭的一整支舰队。
尽管拥有巨大的才能,并且几乎从不睡眠地努力工作——但这数年间无数次的努力都无法让黛娜尔看到任何希望,只是徒劳地伤害着她的意志,考验着她的信心。而被无数次的背叛、放弃与否定之后,她的精神也逐渐濒临极限,只有在自由舰士学院中的时候,才略微有机会能够放松一下自己的精神。即使如此——她也始终都积极地试图寻找任何能够让自己光复祖国的机会,无论为此要付出怎样的代价,这名双眼目光坚定,身材高挑的红发少女,从没有考虑过放弃。
或许,她也已经无法再选择能够摆脱这重负的人生了吧。
« 上次编辑: 2016-02-06, 周六 17:26:10 由 Dya »
我先放个卷轴在这里,上面记载的咒语足以解决你们生活与跑团中遇到的大部分困境:别把自己太当一回事。

离线 Dya

  • 霸者之灾
  • 風紀委
  • *
  • 帖子数: 6612
  • 苹果币: 22
Re: 黑白纪年NPC集合贴
« 回帖 #36 于: 2016-02-07, 周日 03:48:22 »
DLC人物

缇诺莎•墨格斯//阿亚拉——英雄志愿少女
“到此为止了,恶徒们!我乃正义的极光之翼阿亚拉,为了守护我和心爱的……那个,怎么说来着……其实还不是那种关系啦——总之!为了守护我和重要的人的生活,你们给我乖乖投降吧!”


盟友能力:3(约等于11级角色)
友:5(奇威驭械者-2)
敌:3
阵营:中立
特殊:异度融合术,双重身份,双重骑士踢,本子劳模

奇威驭械者,但是在其中也属于极其罕见的‘异度融合者’,其械灵形态不明,仅仅会在主人望变身时以飞鸟的形态出现并且为其完成着装。同时,缇诺莎•墨格斯只能以第三度融合为自己的融合起点——也因此她在与械灵融合后,身形会发生巨大的变化。
平日里,在学院中的缇诺莎是一位妆容不显,身材娇小、戴着眼镜的黑发少女。她似乎很害羞并且极力避免着与他人的接触,学业普通,以文职人员和宫廷法师为志向,过着似乎与战斗无关的生活。
但不为人知(其实学院里大约有500人左右知道真相)的是,缇诺莎•墨格斯正是以‘极光之翼’自称的所谓‘英雄’阿亚拉的现实身份。她的另外一个身份是周身披挂青蓝色与银色的甲胄,但却无法掩盖住丰满挺翘的巨乳与美臀,身材火辣的金发女英雄。
在初次亮相至今约3年间,阿亚拉不断地创造着奇迹。她以自己杰出的力量瓦解了许多邪恶组织,并且将通缉犯绳之于法,甚至挺身挑战奴隶主与腐败的支配者。也因为这样,导致她拥有难以计数的仇人,只能隐藏身份在学院中低调生活。
事实上,缇诺莎本是一名战争孤儿。其为某个神秘的,被疑为奥弗林协会后继者的组织所囚禁、改造成为了与械灵极端亲和的体质。这项改造令她能够发挥比一般奇威驭械者更强的力量,但也使其承受巨大的痛苦并且寿命注定短暂。
就在这个组织对缇诺莎改造即将成功时,一群冒险者捣毁了其本部并且救出了缇诺莎。他们将她送到自由舰士学院,并且请求卡尔曼的船医救助了她,使得她能够在学院中以普通学生的方式生活。
尽管身世坎坷,承受过巨大痛苦的缇诺莎很快发现自己无法对那些受到苦难的人置之不理。实际上,这很有可能是因为她的械灵灌输给了她巨大的正义感的关系。无论如何,她都在一次意外中执行了融合并且发现了自己真实的力量。在那之后,她就一直在自己少数的几位支援者的帮助下,以学院为据点,四下外出,伸张着自己的正义。
虽然在阿亚拉的模样下会变得与平常判若两人,但并非双重人格。只是在融合后才会释放出自己本来的个性而已。实际上非常毒舌,善于吐槽。
我先放个卷轴在这里,上面记载的咒语足以解决你们生活与跑团中遇到的大部分困境:别把自己太当一回事。

离线 Dya

  • 霸者之灾
  • 風紀委
  • *
  • 帖子数: 6612
  • 苹果币: 22
Re: 黑白纪年NPC集合贴
« 回帖 #37 于: 2016-06-14, 周二 02:35:51 »

DLC人物
米优露•西亚——纱月的摇篮曲
(手语):“没关系的……虽然这总是有痛苦的事,但只要身边有谁在的话,明天就一定会有好事发生。所以,让我陪着你一起等吧?”


盟友能力:1(约等于2级角色)
友:3(妹-1)
敌:1
阵营:中立
特殊:超次元歌姬,小只,把人唱成鸟人,特殊攻略用道具

露斯出身的少女,有着露斯人特有的浅紫色秀发,然而因为某些不明原因,在发梢处泛着青绿色,容颜秀丽但稍显稚气,大约13,4岁上下,偏好带有露斯民风的长袖服装。
根据学院内部记录,其母本是露斯的天才歌手,歌喉可令仙灵驻足,白昼延展,朝露化为珍珠。然而此奇女子却因卷入了空境最大的隐秘宗教之争端而殒命,据说在其去世前,以最后的力量附耳对彼时年幼的独女米优露唱出了一首名为‘和平之歌’的歌谣。这首歌正是导致她死去的主要原因——其本质乃是上古时期真名魔法的源头,记述于第一法师塔贤冢的绝对约束之力,沐浴在这首歌曲下的所有生物将会自然地放弃争端与杀戮,选择和平与安详的生活之道,对于具有智慧与理性的生灵来说,没有任何方式可以避免此歌曲起效。
纵使该歌曲看似美好崇高,但追根朔底,其却是古代帝国巫王用以安抚战奴,奴役巨兽的工具。若遭到恶用,这首歌的危险与亵渎之处也无需赘述,理论上说,只要以魔法增幅且长时间颂唱的话,要控制一整个国家也非难事。为了杜绝这现象的发生,一个古老的结社总是在不断出击,在历史的阴暗面残忍地杀死所有可能掌握这首歌曲的人。
然而或许是命运恶意的捉弄,和平之歌最后的继承者——米优露却因为母亲惨死于眼前的记忆而患上了失语症,她怀有的力量也因而无从被人得知,只有少部分自由舰士学院的教师了解她的价值与威胁,谨慎地将她留在学校里照顾了起来。
虽然失去了声音,但在学院中人的关照下,并没有展现出阴暗的个性。反而总是充满活力,乐于帮助他人。而由于她天生所具有的独特感受性,对于别人的情绪、企图有着自然的领悟能力,总是会适时地出现并且安慰内心悲伤的对象,被称呼为‘12号宿舍区的天使’。
然而,在精神层面始终受到母亲死亡时留下的记忆的伤痛,并且如果她接受正确的引导,能够通过精神感应的方式在极大范围内放歌(毒),从而把大量地区卷入‘和平之歌’的效果里去。
据说,已经有一些组织盯上了她的这一力量,为了各自的图谋而蠢蠢欲动。
我先放个卷轴在这里,上面记载的咒语足以解决你们生活与跑团中遇到的大部分困境:别把自己太当一回事。

离线 Dya

  • 霸者之灾
  • 風紀委
  • *
  • 帖子数: 6612
  • 苹果币: 22
Re: 黑白纪年NPC集合贴
« 回帖 #38 于: 2016-06-14, 周二 02:36:32 »
DLC人物
露米妮娅——危险的人造女神
“告诉我要如何微笑,告诉我要如何温柔,告诉我要如何顺从,告诉我什么才能正确传达我的爱情告诉我为什么不选择我告诉我为什么要接近那些人告诉我告诉我告诉我告诉我告诉我告诉我告诉我告诉我告诉我告诉我告诉我告诉我告诉我告诉我告诉我——为什么,要把我制造出来呢……?”

盟友能力:5(约等于20级角色)
友:8(男性+3,恋爱关系-5)
敌:9
阵营:中立
特殊:全弹发射,全次元法师杀手,病娇

某个大法师为了复原自己的恋人而花费百年时间所制造出的拟人魔像——远远在那之上,拥有完全凌驾于人类的智慧、思考速度和思考性能,比真人更加美丽与柔软的身体、以及超越凡人可能抵达之顶点的丰富感情。然而,据说大法师在与她相处之时,却感到了后悔,并且对她那与人类无限近似却又有着微妙不同的——完全献身的爱情方式感到了恐惧,最终无情地将之抛弃,被设定了丰富的‘爱’之对象却无从寻找到应‘爱’的对象,被设定了‘守护创造者’的使命却被创造者所驱赶——这孤独的存在流浪了不知多少时间后终于失去了所有的能量而陷入沉眠,直到被征天者号发现后取回学院保管,并且在一次意外之中被注入能量苏醒为止。
有着浅金色的长发,白色的紧身衣和秘银打造的翅膀。骨骼是深华水晶而皮肉则与人类毫无二致,即使被严重破坏,但只要不伤害到内部的‘小型精灵炉’,能够在瞬间完成自我修复,据说战斗力压制学院大部分的讲师,是恐怖的隐藏武器。
学院七不思议之一,平日里如同一只孤鸟般栖息在学院最高建筑物‘塔’的顶端,被卡尔曼授于了‘迎击天空之敌’的任务,并且也能忠诚地加以完成。但是,这对她的 ‘可能性’来说却是一种亵渎——不仅仅熟悉历史和医学、神学、哲学与地理和自然科学,对诗歌亦有着连自诩诗人的卡尔曼都不得不认同的才能;通晓百种语言,能够熟练地使用第一,第二与第五高塔的魔法。而自身的性能亦是人类对于‘人工物’之想像的极限——具体表现为超过大部分飞空艇的飞行速度和媲美蜂鸟的制空性能,加上次元移动能力与针对施法者所具有的对处记忆。这完美无瑕的造物被一些施法者和好事人称呼为‘钢铁天使’或‘人造女神’,而迄今也没有人能够理解创造她的深奥魔法技术——可以说,在这个时代的她是独一无二的存在。
虽然外表冷漠,很少会有人类能够理解的表情产生,但在某种程度上可以说是渴望着人类的温暖,只要对她提出要求,几乎一定能够得到满足。但即使是一向允许无法无天的自由舰士学院,却也严格禁止学生和她的接触,甚至可能会对违反者处以退学的处理,究其原因,实则是被赞誉和仰望的‘女神’,其内在早已破损。
被自己所创造者,且唯一指定的‘应爱之人’遗弃,对她的内在造成的痛楚比人类更甚。而根据推测,在之后她或许曾无数次地堕入爱河,却每一次都遭到了悲惨的命运。人造的心灵因而破损,存在于水晶头脑中的思维变得混乱,不知存在于何处的灵魂也陷入了彻底的迷惘。终于,她内在的某一点产生了崩坏,当‘爱’这个感情超过临界点时,她可能会化作无情的杀戮武器,因为一些微不足道甚至根本不成为诱因的缘由,将自己所爱的人彻底毁灭。
然后,这行为所造成的痛楚又会对她自身造成更深重的伤害,让她陷入更加难以预测的疯狂——考虑到露米妮娅是能够毁灭一个小国家的危险武器,自由舰士学院也不得不谨慎行事。
至于她的创造者,卡尔曼•巡云似乎知悉其过去,但对方为什么要将她遗弃这件事,即使是强大且无所顾忌的学院长也无法回答。

« 上次编辑: 2016-06-14, 周二 16:01:37 由 Dya »
我先放个卷轴在这里,上面记载的咒语足以解决你们生活与跑团中遇到的大部分困境:别把自己太当一回事。

离线 Dya

  • 霸者之灾
  • 風紀委
  • *
  • 帖子数: 6612
  • 苹果币: 22
Re: 黑白纪年NPC集合贴
« 回帖 #39 于: 2016-06-14, 周二 16:31:13 »
DLC人物
贝琳迪妮尔·法特拉克/尤璃香——媚香妖姬
“在我出生之后,每一个见到我的人都想着要得到我,为了得到我不惜做出任何事情,但是,这次不一样,这一次……是我想要得到你!”

盟友能力:2(约等于7级角色)。
友:6(女性-2)
敌:3
阵营:中立
特殊:要命的处女,体香,Sao但只有纯爱路线

学院七不思议之一,以眼罩蒙蔽双眼,以颈项、小腿和手腕上的锁链限制行动,被长期拘役在一个铺满软垫和毛皮的华美密室中的少女。
有着比一般的萨西亚美女的白皙肤色更显野性的小麦色肌肤,最顶级的佐丹丝绸所包裹的身躯玲珑有致毫无缺憾,被蒙上的双眼之外的部分也十足符合绝世美女的水准,乌黑秀发如瀑布般铺陈于身后,神情总是慵懒无力,仿佛娇柔而不胜衣衫。然其通晓异国礼仪和各种神秘的房中技巧,在谈及男女之事的时候比许多经验丰富的人更有信心——因其主要学习的就是这个方面的知识。
以她的年龄来说,其声音略显沙哑成熟,却有着惊人的魅惑性,仿佛将‘女性’这个词语中所有诱惑人的本质融入了声音一般,很难有男人在和她交谈后依旧能够把持得住情欲。而为了避免这样的情况发生,学院里给她安排的老师和监护人也都为女性,但就算这样,也要时常更换,免生枝节。
虽然年不过20,其人却已是佐丹国的‘香妃’,地位仅次于王后,是曾处于一系列重大事件中心的政治人物,最终因为某些原因而以学生的身份被留在自由舰士学院中,且遭到近似无情拘役的对待,这在夸称‘自由’的学院里也是独一无二。
然而这份待遇却是她自己所要求的,只因贝琳迪妮尔是被佐丹视为‘祸国妖女’的魔性存在——她身体的香气能够使人无可避免地自然对其报以好感乃至深情,她的眼波可以令与自己对视的人无条件遵循她的要求处事。她的美貌并非纯净的天然之物,而是某种被视为极致威胁的诅咒,如果她离开自由舰士学院一步,佐丹军就会无情地将之杀死。
即使身怀如此的命运,贝琳迪妮尔也依旧保持着某种从容而坚毅的性格。她在学院的生活不虞匮乏且保证了昔日在宫中的品味,她会和其他学生一样听课,学习自己未曾接触过的知识,并且自然地对外界的生活有所憧憬。然而,对身来就是为了被献给某人的她来说,这样的未来和空想无有区别,这一点,她也唯有认命。
我先放个卷轴在这里,上面记载的咒语足以解决你们生活与跑团中遇到的大部分困境:别把自己太当一回事。